【致敬英雄】现实版“余则成”:如果能盖上党旗走,我一生也无遗憾

来源:郑州电台新闻中心 时间:2019-10-05 16:36:07 阅读量:1864



时间的年轮,刻下英雄的足迹。今日之中国自信从容,迈向世界舞台的中心。这是烽火岁月里无数革命先烈赴汤蹈火、浴血奋战的结果,这是和平年代中一个个心怀家国的平凡英雄忠诚为民、无私奉献的结晶。河南省广播电视协会地市台广播工作委员会联合省内十八城市台推出大型融媒体系列专题——《致敬•英雄》,精心绘制豫籍英雄谱,讲述他们的感人故事,激励河南儿女在中原更加出彩的征程中再立新功!


您可在郑州人民广播电台新闻客户端“会面”进入专题选项,点击致敬•英雄》进行查看,也可在蜻蜓FM的《致敬•英雄》专辑点击收听。

★铁血军魂

致敬英雄★


在电视剧《潜伏》中,地下党员余则成冒死潜伏、坚贞不渝的形象深入人心。在那个血雨腥风的年代,有很多像余则成一样的地下工作者,索良民就是其中一员,今年已经百岁高龄的老英雄,被称为现实版的“余则成”。



今年国庆节,索良民老人迎来了自己的百岁生日,他特意穿上军装,胸前挂满了勋章,“这些勋章可不是白戴的,你得想想党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没有。这些勋章时刻提醒我,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1920年,索良民出生在河南宜阳。18岁那年,在叔叔也就是中共地下党员索元理的带领下,索良民参加了国共两党合办的“赵保抗日民运干训班”。毕业时,索良民响应“保卫大武汉”的号召,毅然投笔从戎,“当时敌人已经打到咱家门口了,国家兴亡匹夫有责。”


1944年夏,日寇发动豫中会战。在郏县前线,索良民中了日寇的毒气弹,突围时被俘,受尽折磨,“日本鬼子惨无人道,几天几夜都没有饭吃。他们把俺们的胳膊都拴住,过漯河的时候,我赶紧趁机喝几口水,日本鬼子一下把我打到河里。”


经历九死一生,他才被营救脱险。随后,在我党地下工作人员的建议下,索良民回到伊洛特区革命根据地做了会计主任,负责后勤保障工作。



抗战胜利后,索良民接到了上级的任务,前往新乡,以铁工厂工人的身份开始“潜伏”,“包括我叔的介绍人、好几个党员,我掩护他们,管他们吃、管他们住。有的不敢回家,我就给他们点钱,让他们跑跑生意。大家都看着我家乡来人了招待的怪好,实际上那都是地下党员。”



1947年6月30号,刘邓大军在黄河北岸发起鲁西南战役,蒋介石命令王仲廉的第四兵团向羊山集增援。当时,索良民潜伏的新乡铁工厂,就是王仲廉的产业。作为厂里的会计,索良民经常去王仲廉家汇报情况,在其家中听到了“王仲廉要率部增援羊山集”的消息后,“我就去找王仲廉的太太,她说让我卖两件棉纱换成钱,总司令出去了要带钱。我说,这两天棉纱正便宜,过一两天就会涨价,再加上银行里都是破票子,晚两天我让他们给咱准备点新票子,总司令带着也好看。她说对,其实她本来也不想让王仲廉去前方。”


索良民用换新钱的办法,将王仲廉增援的时间往后拖了一天。就是这一天,为刘邓大军全歼第六十六师创造了良好条件。此战一举突破敌人自以为可以抵挡40万大军的“黄河防线”,拉开了人民解放军战略进攻的序幕。而在郑州战役中,索良民又为解放郑州作出了重大贡献,“陈赓要来解放郑州,但是对郑州地区国民党反动派的兵力部署不太清楚。豫西军区情报处派地下党李少棠来了解兵力。我就跟李少棠一起去办公室,把兵力部署图拿走,李少棠拿回家去抄写复制。”


从抗日战争到解放战争,索良民隐姓埋名,为我党我军情报工作做出了很多贡献。由于他的出色表现,索良民也被党组织特批为“中共特别党员”。


1948年,一直与索良民单线联系的中共地下党员张兆芳,介绍索良民加入中共情报所,索良民化名“石嵘”,“我母亲姓石。我1945年参加党的情报工作,后来离开了,现在又参加,就像回到母亲怀抱,那我就姓石吧。革命是光荣的,让我做地下工作这是英雄的行为,所以荣字旁边,我又加上一个山字,峥嵘的‘嵘’。”


张兆芳(资料图)


作为“中共特别党员”,在郑州南郊的一片麦地里,张兆芳为索良民举行了一个简单而又庄重的入党仪式。“在麦地里,张兆芳给我讲了党章、党的纪律,还带着我宣誓。当年5月,张兆芳到洛阳情报处汇报了我的情况,情报处长就批准我为特别党员。”


因为营救豫西军区派来郑州购买无线电器材被捕的人员,索良民引起了敌特的注意。为了他的安全,上级组织决定让索良民转移到江南。直到1949年5月,他才返回郑州。



新中国成立后,索良民曾经在淮阳军分区获过一等功,转业后也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他的身份却一直没有从“特别党员”转为“共产党员”。1950年,索良民无意间看到河南日报刊登的一则寻人启事,“我看到河南省委组织部找人,我发现了自己的名字——石嵘。这不就是找我么?我就赶紧给组织部写信。”


这则寻人启事证明索良民特别党员的身份是被组织认可的,但是恢复共产党员身份的事情却因种种原因而一次又一次搁浅。



退休后,索良民住进了爱馨养老公寓。2013年,在进行党员信息采集工作时,索良民找到了养老公寓的党委书记马建勋,把自己最大的心愿告诉了他。



马建勋说:“索良民说,‘我是特别党员,我有个心愿。我的老战友都是盖着党旗走了,我特别羡慕他们,我要是能盖上党旗走,我一生也无遗憾了。’我们以党总支的名义,向二七区组织部、宣传部等部门反映这个事情。”


▲记者梁艳采访索良民


经过一年的努力,马建勋把搜集来的证据,递交给了上级党组织。2014年4月,马建勋拿到了上级党组织的批复,终于帮助索良民实现了66年的愿望。索良民说:“感谢党总支、上级党委,对我的亲切关怀和帮助,终于确认了我特别党员的关系属实。”


马建勋说:“当时他连夜写了一首诗,表达自己的心愿,其中有两句话‘老兵今日还能战,再建功勋报党恩’。”



这是写给马建勋的感谢诗,更是说给党的贴心话。一颗红心拥向党,索良民的初心始终不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党叫我干啥我干啥,虽然我现在已经100岁了。老兵今日还能战,时代征召献忠心!”




今天

致敬英雄

让历史告诉未来!


总策划:葛向阳 张红雨

统筹:刘芳 赵克

记者:梁艳



编辑:邢梦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