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史奇迹!亲历川航客机迫降 机长经历了什么

来源:新华网 时间:2018-05-15 11:45:51 阅读量:1378

  新华社成都5月14日电(记者许茹吴文诩张超群)“就是像坐电梯一样,突然掉下去,然后停下来,又往下掉。”回想起十几个小时前的“惊魂”一幕,3U8633航班上的乘客曾世彬仍心绪难平。

  34岁的曾世彬是四川省内江市隆昌县人。近几年,每过春耕,他都会前往西藏的阿里去打工,今年也不例外。14日早上,曾世彬和其他12位工友一起,在重庆坐上飞往拉萨的3U8633航班。

  原本计划6时05分起飞的航班,延误了20分钟起飞,飞机刚刚进入平飞阶段不久,“砰”的一阵巨响,吵醒了半睡半醒的乘客。短短几秒钟之间,客舱里的灯全部熄灭,氧气面罩掉落,飞机开始陡然下降,并伴随着巨大的晃动。

  “像一块石头从高处坠落一样,几秒钟感觉降落了几千米。”和曾世彬同行的马传发说,剧烈的颠簸让客舱里的物品散落在地。

  这时候大家开始意识到,飞机可能出了状况,人群中开始出现不安和紧张:“糟了,飞机出事了!”

  稍微平稳后,原本正在发放早餐的乘务人员立即指导惊慌失措的乘客带上氧气面罩,并不时地安慰大家,“要相信机组人员的处置能力”“不要慌,也不要着急”“机长有能力把大家平安送回家”。

  曾世彬说,陡然下降一段后,飞机渐渐恢复平稳。7时40分左右,飞机平安着落成都机场。走出机舱的乘客呼吸着空气,周身都松了下来。

  据了解,上午8时左右,仍然感觉到头晕和耳鸣的29名乘客被直接送往医院接受检查,部分乘客选择换乘飞机于12时9分飞往拉萨。“等身体检查完没啥问题,先回家休息。”曾世彬说,如果没有大碍,他们也许会再次踏上前往阿里打工的旅程。

  晚上8时左右,四川省政府相关领导到医院看望了机组成员和乘客,大家纷纷表示,这次脱险离不开机组成员的齐心协力,尤其是机长的应急控制能力。在病房中,记者见到了受伤的空乘周彦雯。她说,当时自己也很慌,除了平时演练学习到的应急知识储备外,在机长的指挥下,整个机组严格按规程操作。

  中国民用航空西南地区管理局局长蒋文学介绍,此次情况非常危急,在万米高空中飞机前挡风玻璃被吹掉,飞机瞬间处于失压、零下三四十摄氏度的低温状况;当时飞机的飞行速度接近每小时八九百公里,带来的强气流导致仪表板受损。这种情况下还能把飞机控制住,能安全降落确实是人类航空史上的奇迹。

  飞行中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 乘客:能安全降落多亏机长

  


  5月14日拍摄的发生故障后准备降落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的川航3U8633。万赑/摄(新华社发)

  “好险。真是万幸。”5月14日下午,坐在成都市第一人民医院的一块草坪边,赵仕海用手按着后颈,摇晃着脖子,试图舒缓一下僵硬的脖子。妻子在边上站着,不时地过来帮他按压。

  当天早晨,夫妻俩经历了一段空中惊魂。他们所乘的川航3U8633次航班在飞行中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飞机紧急备降成都双流国际机场。

  据四川航空通过其官方微博发布的消息, 3U8633重庆至拉萨航班因机械故障备降成都,安全落地。

  随后陆续披露的细节,令许多人捏了一把汗。中国民用航空西南地区管理局(以下简称“民航西南局”)发布消息称,该航班在成都区域巡航阶段,驾驶舱右座前风挡玻璃破裂脱落,机组实施紧急下降。

  “我那会儿正在睡觉,突然飞机剧烈颠簸,往上升了一段,然后快速下坠。”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赵仕海手往上一抬,然后快速下落,比划当时的情景。

  由于没系好安全带,飞机剧烈颠簸时,赵仕海“整个人像被抛起来一样”,导致脖子扭伤,后来他的手臂上又添了几道伤痕。赵仕海说,飞机上下颠簸了好几次,机舱里的氧气面罩就脱落了,空乘紧急指挥乘客戴上氧气面罩。

  赵仕海的位置位于飞机中部靠前。还没等他缓过来,他就感受到一股冷风从飞机前舱吹过来,一会儿,驾驶舱的门开了,风刮得机舱里的东西七零八落地散落在地上,不少乘客摔倒了。

  驾驶舱门打开的时候,赵仕海看到,驾驶舱前的一块玻璃碎了。随后,工作人员紧急手动把门关上,飞机的颠簸渐渐减缓。赵仕海回忆说:“整个过程大概持续了十几分钟,后来的下降就比较平缓了。”

  第一次坐飞机的于祖兵直呼“倒霉”。他和妻子、朋友三人准备去拉萨开一家川菜馆,“好不容易坐次飞机,就碰上了这事儿”。

  于祖兵不知道怎么办,“最坏的打算都想过了”。他看到周围的乘客大都很惊慌,“空乘来回喊着让大家该怎么做怎么做”。

  驾驶舱内,机长刘传健和副驾徐瑞辰直面着这场突发意外。“风挡玻璃突然爆裂,‘轰’一声发出巨大的声响。我往旁边看时,副驾(身体)已经飞出去一半,半边身体在窗外悬挂。”刘传健事后对成都商报记者回忆说。

  事发时,飞机正在大约3.2万英尺(约9800米)的高度巡航。刘传健说,风挡玻璃掉落后,首先面临的就是失压,突然的压力变化会对耳膜造成很大伤害。温度骤降到摄氏零下20~30度左右,极度的寒冷会造成驾驶员身体冻伤。

  “仪表盘被掀开,噪音极大,什么都听不见。大多数无线电失灵,只能依靠目视水平仪来进行操作。”曾经在军校飞行的刘传健完全凭手动和目视,靠毅力掌握操纵杆。

  下降过程中,刘传健发出了7700紧急代码。7700紧急代码表示飞机遇到紧急状况,比如机械故障或有机上人员突发疾病等。这种特殊编码可以使飞机在空管的雷达系统中以红色标识区分,提醒空管人员和其他空中机组注意避让。

  据民航西南局消息,在民航各保障单位密切配合下,机组正确处置,3U8633次航班于7时46分安全备降成都双流机场,所有乘客平安落地。备降期间右座副驾驶面部划伤、腰部扭伤,一名乘务员在下降过程中受轻伤。

  飞机备降到成都双流机场后,机舱内一片凌乱。赵仕海的妻子回忆说,乘客大概等了30多分钟才下飞机,随后被分成了两拨儿,一拨儿在机场等待乘坐另外的航班,另一拨儿二十几个人被送往医院接受检查。

  四川航空14日下午发布消息称,旅客在工作人员引领下转至候机楼休息,并改签为3U8695成都至拉萨的航班。3U8695航班已于12时09分起飞。有27名旅客和两名机组人员前往医院检查就诊。目前,3U8633次航班机长身体状况一切正常,正在休息,副驾驶皮肤擦伤。一名乘务员腰部受伤,正接受治疗。其余27名就诊旅客未见明显异常。

  民航西南局公告表示,民航西南局、四川监管局已于第一时间赶赴现场开展调查处置。

  飞机落地的那一刻,于祖兵长吁了一口气,“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许多乘客受到了惊吓。于祖兵看到,飞机落地后不久,一位女士就晕了过去,被医护人员抬了出去。在医院,他看到那位女士半躺在椅子上,不住地拍胸口,他也不禁连拍了几下自己的胸口。

  赵仕海和妻子多次提起机长,“玻璃碎了,他肯定比我们危险,能安全降落,多亏他”。(汪龙华 见习记者 张均斌 记者 王鑫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