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年她教会500个脑瘫儿走路 100元的康复课只收15元

来源:大河报 时间:2018-02-02 10:21:03 阅读量:1393

  吴秀丽在锻炼孩子的腿部肌肉

  □大河报记者谷武民赵振恒文图

  阅读提示凭借自己的经验给孩子做康复训练,教脑瘫孩子学会走路,学会生活自理。这样的工作,吴秀丽坚持了十年,她让500个孩子学会了走路。做公益不易,她说再困难也要坚持下去。

  偶然尝试让她选择了脑瘫儿康复工作

  1月26日上午,濮阳市综合活动中心二楼的一间屋子内,十几个孩子在家长的陪同下正在“上课”。这里,就是在共青团濮阳市委的支持下成立的濮阳市华龙区春蕾残障青少年体育康复中心,负责人吴秀丽正在教一名9岁的孩子走路。

  十年前,因为本家哥哥的孩子是脑瘫儿,学临床医学的吴秀丽开始学习有关康复训练的知识。通过学习和实践,她终于让哥家的脑瘫儿学会了走路。

  2010年,她开始专门做起了脑瘫康复训练。“脑瘫的孩子,只是身体的某个部分发育跟不上,针对这些部位做一些训练,还是有很大的概率能让孩子学会走路和生活自理的。”吴秀丽告诉记者。

  据介绍,国内做康复训练的很多,医院也有,但收费较高,一节课要100元左右,一月下来得1万元,这对普通的家庭来说很难负担。“但脑瘫儿也是生命,我希望他们能很好地生存下去”。

  家佑,不到两岁的孩子,即将从吴秀丽这里“毕业”。说起半年多来的变化,家佑的妈妈喜极而泣。“因为孩子脑瘫严重,不会走路,眼也有点斜,经人介绍来到吴老师这里,两个多月后看见孩子会走路了,我感动地哭了。”家佑妈妈告诉记者。

  清晨5点开始,吴秀丽和其他几位老师起床开始一天的工作,为残障孩子做饭、喂食、学步、发音……看似平常的如“啊、啊”发音,或是正常走上一小步,往往都需要训练数天。

  一般一节康复课100元,她只收15元

  2015年2月8日,春蕾中心举行的2015年新春联谊会演出中,张洋洋一首带泪的诗朗诵《妈妈的泪》,不仅感动了在场观看演出的所有观众,也让所有在场的残障孩子父母泪落如雨。这样的联谊会,吴秀丽每年都举办一次,为了给脑瘫孩子们表演节目的机会,树立自信。那年,张洋洋19岁,自幼患脑瘫的她,不会走路,两手也拿不成东西。多年来,家人奔上海、赴北京,到过多家医院和康复中心治疗,始终不见起色。来到春蕾两年多,吴秀丽一点一滴推拿按摩、一招一式言传身教、一举一动关爱关怀,硬是把原来的“不见效”变成了现在的“大见效”。

  据介绍,吴秀丽这里每节课的费用仅为15元。为减轻家长的负担,吴秀丽在锻炼孩子身体机能的同时,按照康复训练的进度免费教给父母一些康复知识,让父母在家为孩子做。吴秀丽称之为“家庭作业”。

  清丰县的5岁女孩儿婷婷是一名脑瘫儿。从小父母就带着她四处奔走治疗、康复,一直到5岁仍不会走路。送来时,孩子的爸爸听到每节课仅15元,觉得吴秀丽“不靠谱”。吴秀丽只是说:“给我3个月时间,我试一下。”

  此后,吴秀丽一直给婷婷做封闭式训练。45天的时候,婷婷的母亲来看她,婷婷是颤颤巍巍走了六七步来到母亲身边的。“当时,婷婷的母亲哭了,在场的其他父母以及我们的老师都哭了,孩子带来的是希望,也燃起了我们坚持下去的信心。”说起去年的这件事,吴秀丽依然记忆犹新。

  这里每一个孩子的成长史,都深深印在吴秀丽的脑海中。她的电脑上,有每个孩子刚来时的状况以及“毕业”时的状况。对比这些照片,是对吴秀丽和其他老师的肯定,也在激励她们从每一个孩子的身上不断总结经验。

  十年,她让500个孩子学会了走路

  每一个刚“入学”的孩子,吴秀丽都研究制订一套康复方案,就像老师的教案,一般半年时间能达到会走路的效果。3翻、6坐、8爬、10站、周会走,这是吴秀丽总结的正常幼儿的发育历程。脑瘫的孩子基本上会落后半年左右,吴秀丽就是要通过半年的时间,让脑瘫儿赶超上去,基本达到正常的水平。十年,吴秀丽让500个孩子学会了走路。

  “对于脑瘫孩子,我们做父母的都是天南海北地跑,实在无力治疗才回到了家。”脑瘫儿李承尚的妈妈说,后来经濮阳县残联工作人员介绍,他们来到吴秀丽这里尝试。“4个月孩子会走路了,现在还一直在做肌力锻炼。收费低、技术好,才让孩子有了这么快的进步”。

  在春蕾中心40多个脑瘫孩子中,其中一户姓邢的人家生活相当困难。为给儿子治疗,夫妻俩花光了全部积蓄。老邢夫妻年岁已高,身体都不太好,从事每月1000多元的环卫工作,一家三口挤住在城边村一间出租屋里。吴秀丽不仅免除了他家的多项费用,还隔三差五通过送钱、买菜接济他们。

  “我妈妈虽然不在我身边,但是她在陪更多的孩子,这些孩子虽然有父母陪伴,但是他们不会走路,妈妈在教他们学走路……”这是吴秀丽的儿子写的一篇作文。从1岁开始就跟奶奶在山东生活,已经13岁的他与吴秀丽是聚少离多。

  “说起来就是觉得对不起儿子,但这里有更多需要帮助的孩子,我的儿子至少是正常的,我的精力要放在这些脑瘫儿身上。”吴秀丽的愧疚与坚定,也得到了丈夫的理解。每次她都跟丈夫说等这批孩子会走了她就回去,但是又有其他孩子不断送过来。

  共青团濮阳市委一直鼓励吴秀丽坚持下去,为吴秀丽协调了现在的场地。2015年,共青团濮阳市委授予吴秀丽“濮阳五四青年奖章”。

  社会上有爱心、愿奉献的人很多,只要有人愿意牵头组织、带头行动,必然能给那些身处困境的人带来生活的希望。“公益是一种坚持,我们自己要‘输血’,也要学会‘造血’。虽然条件比较艰苦,但我们不接受慈善捐款,再困难也要坚持下去,要教给脑瘫儿学会生活,融入社会。”吴秀丽坚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