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全面禁止进口24类固体废物 美澳日该怎么办?

来源:新华社 时间:2018-01-17 11:06:46 阅读量:1399

  中国颁“洋垃圾”禁令 美澳日加紧应对

  新年伊始,随着中国全面禁止进口对环境污染风险高、群众反映强烈的废塑料、未经分拣废纸、废纺织原料、钒渣等24类固体废物,西方不少国家的废品回收行业受到冲击。

  分析人士指出,中国大幅提升固体废物进口标准的举措无疑让美国、澳大利亚、日本等“洋垃圾”输出国感到不适应,但中国此举不仅有利于推动本国环保事业,而且放眼长远,对这些输出国乃至全球固体废物循环利用产业的发展和技术进步也将起到促进作用。

  美国:启用人工智能

  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是世界上生产可回收垃圾最多的国家,其大约三分之一的可回收垃圾出口国外,这些出口垃圾中约一半流入中国。

  据美国废品回收业协会统计,2016年美国向中国出口了总额为56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62亿元)的可回收垃圾,其中约一半为废旧纸制品,重量超过1300万吨。自中国“洋垃圾”入境禁令去年7月出台后,美国可回收废品的价格一路走低。去年10月,废纸价格暴跌35%至40%。

  “未经分拣的废纸”指在可回收废纸中掺有不可回收物。美国废品回收行业工作人员承认,经常会在装可回收废纸的垃圾桶内发现玻璃瓶、油毡、手提包、毛衣这样的不可回收物。以往,二次分拣工作都由中方完成,费时费力不说,还存在环保风险。

  美国媒体报道称,中国此次大幅提升固体废物进口标准,将不可回收物在可回收物中的占比降低至0.5%,这对美国废品回收业来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过,美国废品回收业协会高级主管阿迪娜・阿德勒指出,中国的高标准、严要求对美国企业而言也并非都是坏事。为达到中国设定的进口标准,一些美国废品回收企业不惜高价启用人工智能完成垃圾分拣。

  澳大利亚:压力也是机遇

  据澳大利亚媒体报道,中国禁令生效后,澳大利亚有61.9万吨可回收垃圾的出口受到影响,涉及金额5.23亿澳元(约合人民币26.8亿元)。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称,中国的禁令会产生很大影响,因为市场上将涌入大量可回收垃圾,从而导致价格崩盘。

  澳大利亚环境和能源部长乔希・弗赖登伯格在一份声明中称,尽管中国的禁令会给一些行业带来压力,但同时也会为另一些行业创造机遇。

  澳大利亚废品管理联盟首席执行官盖尔・斯隆分析指出,业界理解中国的做法,明白中国希望推动国内循环经济的发展。而这对澳大利亚来说也是发展本国循环经济、为该行业创造工作岗位的机会。

  斯隆表示,澳大利亚应当摒弃“投入、生产、丢弃”的传统概念,设计一个“再回收、再利用、再生产”的模式,让生产商购买可回收垃圾并循环利用。

  日本:转变出口对象

  长期以来,日本的可回收垃圾大量出口到中国。统计数据显示,日本出口的废塑料中约一半销往中国,出口废纸中约70%销往中国。

  与澳大利亚情况不同,日本废品回收处理体系先进,但严格的环保标准和细致的处理方式直接导致处理成本高昂,加之中国“洋垃圾”入境禁令实施前,中国进口商通常出价较高,日本回收企业往往缺乏竞争优势。

  日本贸易振兴机构所办《通商弘报》报道指出,中国有关政策的变动会对日本产生不小影响,日本对华可回收垃圾的出口甚至可能走向终结。一名在日本从事废纸出口的业内人士说,失去中国市场后,日本的废纸出口可能会转向东南亚国家。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刘晓宇教授指出,中国禁止“洋垃圾”入境的政策短期内无疑会对美澳日等传统垃圾输出国的相关产业造成一定影响。但从长远看,此举不仅将大幅提升中国国内相关企业处理本国固体废物的能力,增加回收率,降低固体废物处置的单位排污量,从而进一步解决我国环境污染问题,同时也会倒逼全球固体废物循环利用产业的发展和相关技术的进步,为全球生态安全作出贡献。

  (据新华社北京1月16日电)

  东南亚接手“洋垃圾”?

  中国2018年1月1日起全面禁止废塑料等24类固体废物入境。“洋垃圾”主要出口国急了,那么多垃圾这下往哪“倒”?他们把眼光投向劳动密集型产业较为发达、而垃圾回收产业远未成熟的东南亚国家。

  依照汤森路透基金会的判断,最受打击的是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的出口商。作为经济信息发布机构,汤森路透基金会说,中国2016年进口730万吨废塑料,占当年全世界废塑料进口额的56%。

  国际回收局所在地,是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自我定位为全球回收行业的民间组织。这家机构的初步统计显示,东南亚国家的废塑料进口量近期迅速上升。

  国际回收局估算,马来西亚2017年废塑料进口量将达到45万吨至50万吨,比2016年的28.8万吨增加超过50%;越南进口量同比上升62%达到50万吨至55万吨;泰国增幅达117%;印尼增幅为65%。

  位于马来西亚柔佛州的兴业集团是这一东南亚国家前5大废塑料回收企业之一,雇有员工350人,每年可处理4万吨来自马来西亚国内和国外的废塑料。公司创始人是谢建豪,10岁时,就会在学校放假时跳上父母的小卡车,跟着他们挨家挨户“收废品”,拉回到家里院子空地,花数小时把玻璃瓶、铝制罐头、旧报纸和金属废品分拣出来。那是30多年前,如今,垃圾回收产业远远不止于“分拣垃圾”。

  那时候,生意场上,收废品属于低贱行业,谢建豪的父母羞于提起。谢建豪的企业2013年获得一个国际环保大奖时,他父母的想法开始转变。谢建豪说:“我不相信有什么全球塑料污染问题,倒是存在全球性的塑料无知现象。塑料是一种具有很多隐藏价值的东西。”

  不过,在东南亚国家,没有多少人像谢建豪那样,把“回收利用”当成一个大有可为的体面事业,而洋垃圾涌入东南亚构成的污染风险却实实在在,已经引起环保行业的警惕。业内人士呼吁东南亚国家收紧公共卫生和安全法规,对进入国门的“洋垃圾”严加管控,遏制非法走私有害垃圾的现象,同时加强环保监控,防止有害化学废物扩散,危害人体健康。

  国际回收局的波拉德说,全世界迄今累计生产出超过80亿吨塑料,仅有9%得以回收利用,近80%遭废弃:不是填埋了事,就是抛进大海。后一种操作,不仅危害鱼类等海洋生物安全,最终也将经由食物链毒害人类。

  在环保领域,各国需要自我担当,不仅在理念层面,还需要能力储备和建设;自己出产垃圾,却交由别人处置,终究不是久远之计。

  沈敏(新华社专特稿)